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你的情深我不配
你的情深我不配

你的情深我不配卓簡傅衍夜

標籤: 你的情深我不配 傅衍夜 卓簡 都市
《你的情深我不配》是作者「卓簡傅衍夜」的代表作,書中內容圍繞主角傅衍夜卓簡展開,其中精彩內容是:隱婚三年,他遞給她一份離婚協議書,說他的白月光想要一個完美的結局,她說好,簽字後他卻後悔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1:4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馮總對別人的事情很感興趣啊?可是我們出差都是需要對外保密的。」
簡芊十分客套跟他講。
真好似陌生人。
馮營不再說話,心裏卻已經默默地記了一筆。
對外保密啊。
外。
大家的八卦心都有點重,只除了卓簡身邊的人,捏了捏眉心。
蘇白看到,關心道「衍夜你頭疼病犯了?」
頭疼病?
眾人目光立即轉移。
傅衍夜悶悶地應了聲「只是簡單的着涼。」

「着涼?」
蘇白一副很吃驚的模樣。
傅衍夜雖然還在捏着眉頭,但是頭卻不那麼疼了。
很好。
大家可以盡情想像。
「可是昨晚,阿簡不是來大姨媽了嗎?」
鍾麥突然發出質疑。
眾人浮想聯翩的腦力,立即被拉了回來。
猶如烈火被一盆大水給不留情面的澆滅。
卓簡有點疑惑的是,話題明明剛剛還在馮營跟簡芊那裡,怎麼轉眼就扯到她這兒來了?
幾個人周一早上回城,各自驅車離去。
卓簡找簡芊的時候,剛看到簡芊下來,就被傅衍夜攬住肩膀,「我有話跟你說,先上車。」
「什麼話,我……」
「上了車再說,很重要。」
傅衍夜把她帶到了車上。
卓簡有點不放心,低聲「你讓保鏢跟着芊芊了嗎?」
「嗯。」
他答應着,把她困在身邊。
卓簡一直看着車窗外,她好像看到簡芊後面跟着馮營,正緊張的時候突然聞到熟悉的香水味,抬頭……
「送簡小姐一程。」
馮營截住了簡芊,客氣的提議。
簡芊疑惑的看着他,「沒必要吧?」
「簡小姐還是上車吧,說不定能有意外收穫呢?」
「……」
簡芊怕是沒有意外收穫,有意外驚嚇。
但是保鏢不知道突然都去哪兒了。
她被馮營請到車上去的,只是她坐在後面。
馮營笑說「我以前當過司機你信嗎?」
簡芊好奇的抬了抬眼,他怎麼看也不像是司機。
馮營轉頭看她,「要不要考慮到前面來?我這可是絕好的素材。」
簡芊最近倒是正好再找素材,想了想,答應。
「我先靠邊停車。」
「不用,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嗯?」
簡芊已經將鞋子脫掉扔到前面,然後從後面鑽了過去。
馮營「……」
簡芊也不是不尷尬,但是她想,這不是方便很多?
她很快給自己系好安全帶,轉頭看他,「好了,馮總可以繼續說了。」
馮營覺得像是回到了那一年,他最驚心動魄的那一年。
在馮家討生活太不容易,那時候他覺得自己比一條看門狗還要可憐,卑賤,但是……
某一天,他那破房子門口,竟然也會出現一個小女孩。
嗯,那小女孩比他還可憐,瘦瘦的,像是營養不良,有病一樣。
那些陳年舊事就快被他忘記。
那晚他卻又因着她的哭聲有了記憶,還有兩人共浴時候無意間看到她她頸後頭髮底下的紅胎記。
馮營轉頭看她一眼,突然說道「簡小姐以前在豐城生活過吧?」
簡芊立即扭頭看他。
曾經亡命天涯,不被人知,她一直以為除了劉景元家,再沒人知道她的過往。
這世上,總有些人,會比你更慘。
正如她,如過街老鼠,走到哪兒都被人像是躲瘟疫一樣的避之不及。
她父親很容易在一個地方出名,所有的人都不敢收留他們,所有的人都驅趕他們。
她父親不知道去了哪裡,而她……
她還太小,不知道該往哪兒跑。
簡芊想着那些過去,越發覺得自己現在多麼珍貴,自己該多麼珍惜,可是……
她怎麼想起那些來?
他不過是問她是否在豐城而已。
「小時候可曾遇到什麼人?應允什麼事?」
「……」
簡芊沒印象,卻已經轉頭看着別處。
「我不太關注電視節目,所以你不要以為我知道你是通過電視。」
「……」
簡芊聽的迷糊,她忍不住轉頭去專註的望着他。
可是,她又怎麼會認識這麼一號人物。
就算曾經兩個人都在豐城,可是他再怎麼慘,也是馮家的兒子,而她一個賭徒的女兒,那段吃不飽喝不暖的日子,她又怎麼會認識馮家的私生子?
「我們早就認識?」
簡芊覺得這可能,幾乎為零吧。
馮營笑了笑,「說不定。」
說不定?
不是標準答案,她又忍不住多看他幾眼,腦子裡卻一下子浮現出那幾次兩人翻雲覆雨,頓時羞的轉過頭去。
「我現在在馮氏水深火熱,沒打算定下來一段感情。」
他又說。
簡芊聽的越來越迷糊。
她又沒想讓他給她名分。
她倒是希望兩個人從此後就互不打擾。
如果那只是一段露水情緣,也挺好。
「你父親既然認了你,還讓你水深火熱?」
「馮家除了我還有四個兒子,三個女兒,各個都不是省油的燈。」
「……」
簡芊突然心裏一緊。
那麼多孩子,爭奪一份產業嗎?
那的確是夠水深火熱。
她又看向他,他車開的很溫吞,人臉上沒太多表情,但是,她的心口卻沒由來的忐忑。
「希望你以後不管如何,都活的開心。」
「一個私生子嗎?開心?」
馮營問她,笑着。
「出生又不是你的選擇,但是你的人生可以由你選擇。」
「如果有天我拿下馮氏江山,請你做馮家主母如何?」
「……」
那像是一份邀約。
像是一份程諾。
她許久說不出話,忍不住低笑道「你大概對我還是不夠了解,沒有豪門會娶我這樣出身的人。」
「父親是賭徒?做過些見不得人的事?可是誰又一生光明磊落呢?」
「……」
她笑了下,含着淚。
除了卓簡,再也沒有人對她說過這種話。
那些因為不知道她曾經的人甚至用最大的惡意去揣測她,可是,他們不過認識這麼幾天,他竟然對她說出這句話。
簡芊覺得,他們沒白睡。
她笑着看向外面,突然覺得,今天的天氣還不錯。
到城裡後馮營說請她喝咖啡,她笑說「我想喝甜的。」
「可以。」
馮營答應她,兩個人在電視台旁的咖啡廳里買了美式跟拿鐵,然後馮營去送她上班,走到她工作的地方,他停下來,「送你到這裡,會不會給你造成困擾?」
「啊?」
「你那天說不希望別人知道我們認識。」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