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神秘老公又醋了
神秘老公又醋了

神秘老公又醋了秦瑟厲赫鳴

標籤: 江星涵 靈異 神秘老公又醋了 秦瑟
主角秦瑟江星涵出自靈異小說《神秘老公又醋了》,作者「秦瑟厲赫鳴」大大的一部完結作品,純凈無彈窗版本非常適合追更,主要講述的是:生日宴,秦瑟被家人送到油膩老總房間。逃跑成功,卻又誤闖進神秘大佬套房! 一覺醒來,秦瑟丟下2毛小費,瀟洒走人! 第二天,秦瑟發現嫁過去沖喜得對象是昨天的野男人?! 「秦小姐,奶奶讓我們早生貴子。」 「厲先生,你是奶寶男嗎?奶奶說啥你都聽?」 「當然不,奶奶只是剛好與我想到一起了。」 「不...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4 01:3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可是方越的反應越是激烈,梁靜就越是察覺到其中的問題。
「你給我說清楚,這女人說的是什麼意思?什麼叫你們兩個是在合作?」
她簡直不敢想像這其中的深意。
她那麼擔心,那麼匆忙地跑到方越面前去求她,還付出了相應的代價。
結果現在告訴她,一切都只是她兒子和這個女人連起手來騙自己?
「媽……」
方越注意到了梁靜的眼神,他立刻低下頭,卻不敢和她對視。
他這才後悔起來,。
如果不是自己一時想偏了的話,又怎麼會中了白玉清的計?
這個女人處心積慮的計劃,看來他們之間的相遇也是她的圈套。
「媽,這件事我回頭再和你解釋,你不要聽信這個女人的一面之詞。」
白玉清嗤笑一聲。
「解釋?你有什麼好解釋的。
事實不就是我們兩個聯手演了這一齣戲?
當初你不是哭着求我幫你證明你母親心裏更在乎你這個兒子嗎?
怎麼現在又不願意承認了?
嘖嘖嘖,現在你總該相信你母親心裏你永遠是第一位的了吧?」
「你閉嘴!
我什麼時候哭着求你了?」
在梁靜的注視下,方越越發的覺得難堪。
媽媽肯定覺得自己愚蠢至極!
只是他卻不知道這件事究竟該如何挽回了。
梁靜沉着一張臉,她是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子居然會為了這點小事和白玉清合作。
這麼久以來,她以為他只是不會隱藏自己的情緒,可確實沒有想到他居然蠢到了這個地步。
只是現在還有這麼多外人,梁靜向來信奉家醜不可外揚。
她也絕不可能在這些人面前就無所顧忌的教訓自己的兒子。
「等回家了,我們再好好算賬!」
梁靜面沉如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再也沒有了先前緊張、擔憂的情緒。
方越的眼神一直跟隨着她。
梁靜當然注意到了這一點,可是她卻沒有回頭。
面對這樣的蠢兒子,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教了。
方越在答應這件事的時候,就沒有想過自己會付出怎樣的代價嗎?
也是,他確實是因為這段時間自己很少回家而產生了疑惑。
可是這麼多年她這個身為母親的為兒子做的難道還少了嗎?
這一個多月以來,她只是把更多的時間放在了自己身上。
難道她生了方越就該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放在孩子身上嗎?
她就不能有一點自己的空間嗎?
他如今已經成年了,他是二十不是兩歲!
怎麼還跟沒斷奶的孩子一樣?
梁靜憤怒至極,在知道這一次的事情之後不僅有憤怒,還有傷心和失望。
在她看來,方越只是單純的自私而已,完全不考慮她這個母親會付出什麼。
梁靜緊緊地閉上了眼睛。
她這時才後悔,這些年以來恐怕真的慣壞了孩子。
以前也從來沒有在孩子面前說過自己到底付出了什麼,偶爾抱怨幾句,他們都會聽的不耐煩。
更別說讓他們多為自己想想。
方越看到他媽媽明明坐在自己的面前,也不願意看他,更是沮喪和不安。
這一次他真的做錯了,如果能夠讓他重新選擇的話,他一定不會這麼蠢。
想到這裡,他看向白玉清的眼神,更是充滿了恨意。
如果不是這個女人,如果不是她假裝貼心的話,他又怎麼會上當呢?
可恨他這麼輕易的就將信任交給了這種女人!
以前梁靜也不是沒有說過他這一點,她也提醒過很多次。
他們這樣身份的孩子,就不應該把所有的情緒都寫在臉上,但是他沒有當一回事。
現在遲來的後悔就像是潮水一般淹沒了方越。
「白玉清——
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就算方越再怎麼咬牙切齒,白玉清也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
這也不全然是自暴自棄,她現在很有可能被特別處逮捕,他還怕什麼呢?
更別說,從被抓進來以來,她連方越都不害怕,這小小的方越,又能掀起什麼風浪?
等方越和沈煙回來之後,發現這會議室里的氣氛就變了。
沈煙在梁靜和方越之間來回看了幾眼,想必是他們母子倆之間發生了什麼爭吵。
不然不可能前半場她還那麼緊張的看着自己的兒子,現在卻連看也不願意看。
好像很厭惡的樣子。
方越也注意到了這一點,但他並不放在心上。
總之與他們沒有關係。
老虎跟他的隊員們也很快回來,繼續進行審訊。
這時候的節奏很快,白玉清幾乎沒有時間思考。
因此她也露出了一些馬腳。
「白小姐,有關你的罪證我們基本已經掌握了。
如果你現在供出那個男人的下落的話,我們或許能夠替你申請一些福利。」
白玉清的臉色很難看。
「既然你們已經確認了的話,那我也無話可說。
你們愛抓愛關,隨你們的便。」
她面上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但是手卻微微的發抖。
剛剛那一連串的逼問,逼得她都快喘不過氣來。
方越卻絲毫沒有同情地看着她。
就是眼前這個女人,口口聲聲為了自己好的女人,安排了那一場車禍。
如果不是他及時把沈煙按在自己的懷裡的話,他的愛人他的孩子……
想到這兒,從前的那些回憶根本算不了什麼。
這個女人為了自己的目的,連他的性命也不放在心上,又憑什麼說她一直愛着自己呢?
「白小姐都做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也沒必要有什麼道德底線吧?
即使你把那個男人的下落供出來,他也不會知道的。
按照以往的經驗,我這也只是提醒白小姐而已。
那個男人我們遲早會找到的,到時候他還是會有一樣的下場。」
白玉清只是冷哼了一聲,這群特別處最會蠱惑人心。
想要她交出Leo的下場,還說出給自己怎樣的好處,真是可笑。
真以為自己是三歲的小孩,那麼好騙嗎?
「別以為你們這麼說了我就會上當,原來你們特別處也不過如此,手段都一樣下作。」
聽白玉清這麼說,在場的特別處隊員反而笑了出來。
胖子毫不掩飾地譏諷,「這話從白小姐的嘴裏聽到怎麼這麼奇怪呢?
白小姐都能出手害別人的性命了,居然也會覺得我們的審訊手段下作嗎?」
白玉清將他們的表情一一看過去,全都是饒有性味,她從中看出了譏諷。
只是那又如何,她不會說就是不會說。
這一次也是她拋棄了Leo,自己決定獨自回到英國。
現在既然她已經被抓了,那她就認命了。
就當她對不起Leo,這都是賠他的。
這時候方越突然出聲。
「你是不是以為Leo還乖乖待在你們共同住的屋子裡等着你啊?」
白玉清下意識問了一句,「什麼?」
方越臉上的笑越發的擴大。
「我說,你不會以為你在守護你們兩個之間的信任吧。
如果我告訴你Leo早就離開了那棟屋子,你會怎麼想呢?」
方越就是帶着惡意這麼說的,他就是要讓白玉清嘗嘗心痛的滋味。
「不可能!」
她下意識的否定。
怎麼可能呢?
在她離開那房子的時候,Leo都沒有察覺。
而且他還打來了那樣一通的電話,他肯定不知道自己的去處,他也不可能提前離開的!
「呵呵呵,我知道了,你不過是想挑撥離間而已。
你看不慣這些年我身邊有另外一個男人,所以才會這麼說的,對不對?
但是很遺憾告訴你這麼多年過去了,我身邊也早已有了一個優秀的男人。
你也知道我們都是成年人了,特別閑的時候總要找別人來玩玩。
雖然我依舊想回到你的身邊,但這並不妨礙我和另外一個男人在一起。
像你這樣的男人,應該很習慣這種事情的吧?」
在場的所有隊員都紛紛汗顏,這白玉清可真不是一般的自戀啊!
這方先生早就說了自己愛的人是沈小姐,每一次和她說點什麼都被她曲解到他捨不得白玉清、還在惦記着白玉清身上……
這女人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不僅他們好奇,就連沈煙也很好奇。
她現在甚至已經不覺得憤怒了,這個女人的精神顯然很不正常。
她的幻想症簡直到了一種離譜的地步。
不過剛剛方越那麼問白玉清,肯定是他手裡掌握了一些信息。
看來那個男人也不靠譜,早就離開了她。
「我不知道你哪裡來的自信,不過Leo早就已經躲到別的地方了。
我想在他來華國找你之前,他就已經給自己安排好了退路。
說不定他根本就不喜歡你——
你說我說的對嗎?」
「你胡扯!」
白玉清猛地拍了自己面前的桌子,她甚至直接站了起來,看着方越的方向。
「你知道什麼?我們這麼多年的感情了,用你來挑撥嗎?」
梁靜也覺得有些奇怪,這白玉清之前雖然有過緊張,但是卻沒有這樣憤怒。
難道Leo對她來說真的是很重要的人嗎?
沈煙卻不以為然,恐怕白玉清在乎的是方越指出這麼多年也沒有人愛她的事實吧。
「你以為我是在挑撥你們的感情呢?
不好意思,我沒有那個時間也沒有那個精力。
我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而已,信不信由你。
況且那個男人愛不愛你,你自己心裏應該最清楚吧?」
方越很確定這一點,如果不是Leo不愛她的話,怎麼可能拋下她一個人離開這兒?
速度之快,讓他的人都沒找到。
唯一的理由就是這兩個人互相不信任,早在白玉清盤算着肚子離開的時候,Leo也打着同樣的算盤。
這兩個人真是可憐,不愛對方又為什麼要在一起?
難道在一起也只是為了互相取暖嗎?
他們兩個惡人,誰也別說無辜。
如果不是白玉清露出馬腳的話,可能到現在他們還被蒙在鼓裡。
更別說,就讓他忘了很多事情。
自然也不會把和白玉清曾經在這之前見過面這件事放在心上。
在聽了方越的話之後,白玉清十分頹喪的跌坐在椅子里,像是接受了這事實。
但也滿臉的失落和無奈。
過了一會之後,沒想到她反而笑了出來。
「原來你早就盤算着又離開我了?
虧我還覺得對不起你,所以想着不能供出你的下落。
哈哈哈……我可真是可笑,還以為你對我有那麼一絲一毫的感情,到頭來原來全都是我的自作多情。
Leo啊Leo,早知道會淪落到如此的地步,當初你為什麼又要追着我來華國呢?
難道這一切都只是為了報復嗎?
啊?」
可惜現在沒有一個人能給出白玉清答案,但是真相是什麼,她心裏想必也清楚的很。
這一點不必別人來說。
笑過之後,白玉清迅速冷靜了下來。
「我沒有騙你們,我的確不知道Leo的下落,我還以為他在我們的房子里。
在你們告訴我之前我也不知道他已經跑了。
這個陰險男人……」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也沒有什麼好問的了。
白小姐,如果你沒有異議的話,我想你可能就要留在特別處了。
如果你有需要,可以自行聯絡律師。
不過證據都擺在這兒,我想你也沒有那個必要去浪費時間和金錢。」
老虎最後做了總結,白玉清沒有吱聲。
過了會兒她突然開口,「我知道有個地方,Leo可能會去那兒!」
「哦?」
「是了,他一定會去那兒的。
現在他回不去英國,也沒有別的人願意收留他,除了這個地方,這個可憐蟲也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呆了!」
白玉清的語氣變得十分惡狠。
和之前不願意開口的她判若兩人,這股子狠勁,讓在場的隊員們都倒吸一口氣。
她最後還是供出了一個地址。
「如果不是這個的話,那我也不清楚了。」
老虎點點頭,「總之我們要感謝白小姐你的合作。」
老虎看向了方越和沈煙,「方先生,沈小姐,如果你們沒有別的問題的話,那麼今天的審訊也可以結束了。
白小姐就留在特別處了,具體的期限還需要提交上級去審核。」
沈煙長舒一口氣,這一切就結束了嗎?
方越牽着沈煙的手,「我們並沒有什麼想和這個女人說的,只希望她能夠得到她應有的懲罰。」
老虎點頭,「方先生,請放心,這是一定的。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