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威震四海
威震四海

威震四海齊等閑玉小龍

標籤: 喬國濤 威震四海 都市 齊等閑
《威震四海》內容精彩,「齊等閑玉小龍」寫作功底很厲害,很多故事情節充滿驚喜,齊等閑喬國濤更是擁有超高的人氣,總之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威震四海》內容概括:齊等閑本一介閑人,鎮一方監獄,囚萬千梟雄。直到已肩扛兩星的未婚妻輕描淡寫撕毀了當年的一紙婚約,他才知道……這世界,將因他走出這一隅之地而翩翩起舞。...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1:4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對於喜好白嫖的齊等閑來說,有人請客無疑是最讓人開心的事情了。
像南方一帶的城市,對於大排檔之類的玩意兒,都是情有獨鐘的,而且,很多美味往往也都藏在各處大排檔當中。
王三日選了一家比較上檔次的大排檔,然後點了一桌價格不便宜的海鮮。
「這位靚仔,有沒有興趣來跟我拍電影啊?我覺得你的形象和氣質,都太好了。」王三日對着九哼說道,覺得此人氣質過硬。
「靚仔?」九哼聽到這句話之後,不由一愣,他的年紀可比王三日都要大一些。
王三日對九哼並沒有什麼敬畏之心,開玩笑道「不叫靚仔,難道叫你**毛啊?」
齊等閑不由呵呵一笑,道「算了,王導就別請他了,我怕他跟你拍打片,一時間收不住手,把跟他演對手戲的全部打死了。」
王三日聽到這話,頓時一驚,敢情眼下這個「帥大叔」一樣打扮的傢伙,是一個頂尖猛男啊?
「你幹嘛讓他請客,多大一個電燈泡,兩個人私底下相處不好嗎?」江傾月小聲地抗議着。
「呀,沒關係嘛,王導這麼熱情。」齊等閑回應道,抓着江傾月的小手,「而且,他請不請客無所謂,我主要是想着為了你未來的發展。」
然後,江傾月心裏甜蜜蜜了,這麼為自己着想的嗎?
菜上了兩三道的時候,賀笑就帶着自己的人上來了。
賀笑一出現,王三日臉上對齊等閑那諂媚的笑容立馬就僵住了,然後有些頭疼,這位賀少怎麼追到這裡來了?這下完蛋了啊!
同時,他也有些心虛,為了借來星空賭場當片場,的確是許諾了賀笑一些條件的。
賀笑雙手揣在兜里,淡淡地道「玩我?」
王三日急忙笑道「不敢,不敢!賀少,你別這樣嘛,這樣我很難辦的……」
賀笑伸手一下按住桌子邊緣,冷笑道「難辦?那就別辦咯!」
說完這話之後,他抬手一下,砰的一聲,整張桌子都被掀翻了過去。
齊等閑動都沒動,反正又不是他請客。
「賀少俾個面子我先,得唔得?」王三日急忙說道,兩手按住賀笑的小臂。
「你系邊個?」賀笑嗤笑一聲,甩開了王三日的手,然後一個大嘴巴子抽到對方的臉上去。
王三日的胖臉上挨了狠狠一下,痛得一聲驚呼,然後一屁股就跌坐在了地上,滿臉的欲哭無淚,敢怒不敢言。
畢竟,對方可是賀家的少爺,賀家雖然說不如以前,但也是京島頂尖的家族!
江傾月看到這一幕,也不由變了臉色,道「你怎麼能打人?」
賀笑不屑地冷笑了起來,道「打人?打人算什麼,我要是不爽了,直接把你們宰了,拿去喂鯊魚都行。」
王三日雖然被打,但還是強顏歡笑,道「賀少,開開恩啦,高抬貴手放我們一馬行不行?這都是我的錯,不該亂許諾的。」
賀笑卻道「不行。」
說完這話之後,他轉頭看向江傾月,漠然道「給你個抱上豪門大腿的機會你不要,偏偏要跟一個窮小子?你覺得用這樣的方式羞辱我很有意思?」
江傾月傻眼了,驚訝道「羞辱你?我怎麼羞辱你了,我們都不怎麼認識,這就成了羞辱你?!」
賀笑冷冷地道「我說什麼就是什麼!我現在給你個機會,乖乖同我回去睡覺,今天的事情我當沒發生過,明天你們還是可以到星空賭場里來拍戲。」
「當然了,你也可以拒絕。」
「拒絕的後果嘛,自己要想清楚。」
「我想看看,你們劇組能不能安然走出京島。」
九哼不由轉頭對着齊等閑問道「這過去這麼多年了,外面的流氓都還這麼多的嗎?我還以為在這方面的治安有進步了呢。」
齊等閑哈一聲笑了起來,說道「那沒辦法,無論是哪個年代都是有人渣的。」
兩人這番對話,自然是落入了賀笑的耳朵里。
「你們兩個說什麼?居然敢諷刺賀少,我看你們就是活膩了!」
「口出狂言的廢物而已,把他們的雙腿打斷,扔進海里,游得回香山,就放過他們。」
「敢明目張胆地諷刺賀少,還真是不知死活!」
不管是賀笑的保鏢,還是大排檔內的看客,都不由覺得齊等閑和九哼兩人是自己在找死來着。
賀笑面無表情地看着齊等閑,道「本來看你是個螻蟻,準備隨便把你放了的,但你既然這麼不識抬舉……」
齊等閑笑着搖了搖頭,臉色陡然就是一變,一起身就揪住了賀笑的頭髮,扯着他的人往一旁的牆壁上帶去。
賀笑的保鏢們見狀,就要立刻上來護駕,但九哼卻是跟着起身,手起拳落,幾乎是一招一個小朋友。
九哼那是接近神級的頂尖高手,最近雖然練功傷了身體,但恢復了幾天,打這些個保鏢,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賀笑被齊等閑扯着頭髮,面門直接往牆壁上撞去,砰的一聲悶響,頭破血流,猝不及防之下,牙齒也磕破了嘴唇的裡層,然後好幾顆牙齒撲簌簌往下掉來……
「誰給你的勇氣?」齊等閑皺着眉頭,抓着賀笑的頭髮,拿他的臉砰砰砰連撞了三下牆壁。
這三下,直接給賀笑撞得幾乎當場背過氣去。
待到齊等閑鬆手的時候,賀笑一屁股跌坐在地,滿臉的血,鼻樑都歪了,那面目全非的模樣,一看就讓人覺得很疼,簡直毛骨悚然了。
江傾月看到齊等閑還是如此的暴力,不由哭笑不得,但心裏卻又是安全感滿滿。
這傢伙便是以如此蠻橫霸道的方式,闖入了她的世界裏來的。
賀笑略微回過神來,剛想質問自己的保鏢是怎麼回事,一轉頭,卻看到自己養着的這群自稱精銳的傢伙,已經全部躺在了九哼的腳底下。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九哼還有些忿忿不平地罵道,覺得很是不爽。
本以為這群人里有個能過幾招的傢伙,結果卻是一個都不耐打,全部被一招撂倒的,這讓他非常失望。
賀笑氣得渾身都在顫抖,怒道「你知道我是誰嗎?你居然敢動我!我讓你們所有人,都橫屍在京島!」
賀笑的話,讓大排檔內看戲的人都不由渾身發毛,一個個趕忙起身結賬,不敢再停留。
到時候,被殃及池魚可就不好了,他們也就看看戲,偶爾評價兩句騷話,犯不着把自己搭進去。
江傾月道「你少說兩句呀!」
賀笑猙獰道「現在知道怕了可沒用!」
「我是怕你被他打死呀……」江傾月小聲地提醒道,神情有些無奈。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