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第一太子爺
第一太子爺

第一太子爺王安

標籤: 炎帝 王安 第一太子爺 都市
《第一太子爺》是作者「 「王安」」的傾心著作,王安炎帝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站在你面前的,是史上最極品、最獨一無二的太子爺!懟皇帝、捉姦臣、亂京都,平逆賊,打城池,泡美人,一不小心,就實現了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的人生夢想!人人都勸他登臨帝位,可是......「救命!我不想當皇帝啊!」...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4 01:4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1485章公公請收下
「嘿嘿,當然是跟李公公一樣,來探望耿大人咯。」徐忠年笑眯眯道。
「探望耿大人?」李元海一臉吃驚的樣子,「耿夫人沒有告訴你們,陛下心系耿大人的病情,已經派人把耿大人接到了宮裡讓最好的太子醫治了么?」
「什麼?」
「還有這事?」
諸位大臣們一愣,然後紛紛看向耿夫人。
耿夫人也愣了一下,不過她畢竟是兵部尚書的正妻,這點眼力見還是有的,連忙道「諸位大人,實在對不住,因為陛下接我家夫君進宮治病是秘密進行的,我也不敢聲張,所以......」
大家都是人精,一看就知道耿夫人在說謊。
不過李元海都這麼說了,也就代表着耿兵的確有可能在皇宮內。
並且,他很可能根本沒生病。
那麼,他在皇宮內幹什麼?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耿夫人,陛下讓我過來告訴夫人,耿大人的病情控制得很好,但身體還算虛弱,目前需要在宮內靜養,用不了多久就能回府上了。」李元海笑道。
「有勞陛下了,多謝李公公相告。」耿夫人連忙行禮表示感謝。
然而眾人一個個看李元海的眼神,都透露出一絲古怪和懷疑。
人家耿兵生病,你炎帝要是擔心,直接派御醫過來看不就好了?
人家在自己府上養病,不比在你宮內養病要好得多?
肯定有問題!
「諸位大人若是想探望耿大人的話,可以進宮去探望,不必在這裡逗留,在這裡是見不到耿大人的。」
李元海繼續對着諸位大臣笑道,幫耿夫人解圍。
至於讓他們進宮去探望耿兵,有幾個會真的進宮去探望?
就算進了也探望不到。
並且,大家心裏都是人精,心裏都清楚,耿兵肯定沒生病,八成是幫炎帝辦什麼事去了。
就是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事,竟然還要瞞着大家?
沒人會蠢到真的屁顛屁顛跑宮裡去探望耿兵。
「既然如此,耿夫人,我等打擾了。」
當即,有人開始拱手準備告辭。
「等耿大人病好回府之後,我再來探望。」
「耿夫人,李公公,諸位大人,告辭!」
「告辭!」
不多時,眾人紛紛散了。
很快,只剩下李元海還留在這裡。
「夫人,雜家還有要事在身,就不逗留了,告辭。」李元海也準備離開。
「李公公請留步。」耿夫人連忙上前。
「夫人有事?」李元海低眉道。
「公公,我想知道,我家夫君,究竟做什麼去了?」耿夫人無比擔憂道。
耿兵是昨天夜裡睡覺的時候突然被宮內派來的人接走的,走了就沒再回來了,也沒給家裡捎一封信什麼的,還是李元海天還沒亮親自來了一趟說耿兵幫炎帝處理一些朝政,若是有人來找耿大人,就說耿大人抱病在身不方便見人即可。
所以,直到現在,耿家的人都不知道耿兵究竟在哪裡,在做什麼,說不擔心是不可能的。
「夫人不必擔心,耿大人正在為陛下辦事,不會有半點危險,若是再有人來問夫人,就說耿大人與陛下在一起,至於其他的,雜家不方便多說,還請夫人見諒。」李元海低眉順眼,聲音平靜。
耿夫人還想多問點什麼,忽然想到了耿兵不止一次告誡過她的話,朝堂上做官,必須三緘其口,不該說的別說,不該問的絕不可多問,避免禍從口出!
想到這裡,把想要問的話憋了回去,擠出笑容道「我家夫君,就請李公公多多照顧了。」
「夫人客氣了。」李元海笑了笑,作揖之後,準備離開。
不過沒走兩步,突然聽到了身後有人喊他「李公公請留步。」
李元海腳步一頓,轉身問道「夫人還有事?」
他剛一轉身,突然感覺自己懷裡塞了一個什麼東西,被綢緞包裹着的,還有點沉。
打開一看,發現是一個純金打造而成的佛像,至少得有七八斤重,這玩意可值不少錢。
「公公,我家夫君,還請公公多多照顧,一點小小的心意,還請公公收下。」耿夫人低聲道,她聽耿兵曾抱怨過,宮裡的太監都喜歡錢,所以現在特意拿了這一尊黃金打造而成的佛像獻給李元海,希望李元海能照顧她丈夫,別欺負她丈夫。
雖然自己丈夫是兵部尚書,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但是她知道,皇帝身邊的大太監,說的話有時候可比兵部尚書說的話還要管用。
「耿夫人,這......」
李元海有些哭笑不得,這好端端的,怎麼還賄賂上了呢,當即就要還回去。
「還請公公收下,這只是一點小小的心意,等夫君回來,奴家再準備更大的厚禮親自感謝公公。」
言下之意,只要我丈夫能安全回來,我會準備更大的禮物給你。
李元海再次哭笑不得,他忽然覺得,如果自己不收下這禮物,這耿夫人恐怕會一直不安心。
不知道耿兵若是知道了自己夫人賄賂李元海,會是什麼看法。
眼珠子轉了轉,李元海笑道「夫人的善舉,雜家知道了,夫人請放心,雜家回好好照顧耿大人的。」
說罷,把金佛像塞進了自己懷裡。
見他終於收下了,耿夫人反而放心下來,好像李元海收下這玩意,他丈夫就能平平安安了一樣。
「公公我送你。」
「不必了,夫人請留步。」
李元海離開了,捂着金佛像回了宮內。
一回來,直奔御書房。
「回來了?」炎帝正在批閱奏摺,沒有抬頭看李元海。
「回來了。」李元海點點頭,說了句廢話,繼續道,「不出陛下所料,諸位大人們都聚集在耿大人的府上,不見到耿大人沒人願意離開。」
「哼,耿兵突然不來上朝,那些傢伙肯定覺得事有蹊蹺,不弄明白,怎麼可能肯走?」
炎帝嗤了一聲,放下奏摺,抬頭不經意的一看,看到了李元海腹部鼓鼓的,不由得詫異道,
「你懷裡塞了個什麼東西?」
「陛下說的可是這個?」
李元海懷裡一掏,掏出了那個足足有**斤重的金佛像。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