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仙俠›閃婚老公是千億首富

閃婚老公是千億首富海彤

標籤: 仙俠 李小霜 沈浪 閃婚老公是千億首富
小說《閃婚老公是千億首富》是作者「海彤」的精選作品之一,劇情圍繞主人公沈浪李小霜的經歷展開,完結內容主要講述的是:相親當天,海彤就閃婚了陌生人。本以為婚後應該過着相敬如賓且平凡的生活沒想到閃婚老公竟是個粘人的牛皮糖。最讓她驚訝的是,每次她面臨困境,他一出面,所有的事情都能迎刃而解。等到她追問時,他總是說運氣好,直到有一天,她看了莞城千億首富因為寵妻而出名的採訪,驚訝地發現千億首富竟然和她老公長得一模一樣,他寵妻...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2:0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當然,他們想殺林鳳,除了殺林鳳,敵後,更多的是看到手中劍的林鳳的不凡之處。
作為聖地里的強者,他們不僅有驚人的遠見,而且有超乎尋常的洞察力。
林鳳一揮劍,他們清楚地看到,林鳳身上的氣息並不強烈,而是手裡的劍。正因為如此,包括月堯宗的『姜維』和幾位在聖地的強者,手中的利劍上升了貪婪。
所以,他們不會想第一時間趕上來!
而在遙遠的前方,林峰騎着劍,同時,他的臉色越來越蒼白。
他剛砍下千孔之劍,看似簡單,實則消耗了他90%的真氣只有10%的真氣被他用來展示手林的真氣凝域,即「萬間域」之外的凝域。
這時萬劍場變成了飛刀,托着林鳳迅速遠離了月耀宗。
我不得不說,飛劍飛得很快。
但是因為它很快,所以也很貴。
還沒飛出多遠,林峰就發現,身體里真正的氣體幾乎都沒有了,而精神力量卻在頭腦里,因為之前使用的『吊瞳』消耗掉了,剩下的就很少了。
真正的氣幾乎是完全失落的,精神所剩無幾。
現在的林峰,只覺得很不舒服,這不是身體上的不舒服,而是精神上的不舒服。
「什麼?月亮瑤住在那些為數不多的聖地里,一定會追上的。
殺完空氣後,林峰發現幾條從明月瑤的生活站飛出的身影,但卻是明月瑤生活的聖地里的強者。
他能夠一舉殺死錢孔,但那是因為凱夫拉爾。
如果沒有翠仙劍,即使他突破了「進入聖地的偉大完美」,他也只能說他在聖地下戰無不勝……沒有桂賢建,聖地之上的強者,即使是最弱的那種,他也不一定是對手,更不用說在聖地殺死強者了。
而現在他,用的是隔弦劍,負荷也很大。
殺了一個錢空了,消耗了他90%的汽油。
「他們迎頭趕上。」
與此同時,火老的聲音從七寶玲瓏塔傳來,提醒林鳳。
「老情人,我現在該怎麼辦?」
林峰苦笑了一下。腳下飛刀的速度不僅慢了下來,甚至開始消失,彷彿隨時都可能消失。
找一個風雨都不會打到你的地方,然後把七寶玲瓏塔放進去。只要他們不搞破壞,你就應該是安全的。」
老火想了一會兒說。
老火出來了,林峰自然猜到了老火。
「這工作!
這時,林峰毫不猶豫地踩着那把寶劍掉到了空中,直接掉進了密林里的一把寶劍里,一個巨大的石頭出現在眼前。
「就是它!
林峰動員只有真正的氣,將石頭舉起,然後在石頭中挖出一個坑,將七寶放入玲瓏塔。
然後,在石頭再次落下之前,他有了一個主意,進入了七寶玲瓏塔。
啪啪!
當石頭砸下來時,靈龍塔化為塵土的小坑完全被堵住了,完全不怕風雨。
在這樣的情況下,除非戰士們在背後瘋狂的一般破壞周圍的環境,否則是不可能迫使林峰出現的。
林峰進入七寶玲瓏塔,第一次去到七寶玲瓏塔三樓,除了恢復體力外,還開始恢復精神力量。
這對他來說是一件緊急的事情。
而在躲在森林峰時,銀山黑市九區聯盟的強大『泰武』也出現在森林峰的天空中。
「藏?」
太武看着腳下的森林,冷冷地笑了。
然後,好像他注意到了什麼,他的眼睛又僵住了,藏了起來。
當太武藏起來的時候,悅瑤宗的師父姜維和其他悅瑤宗的長老們出現在森林上空,他們停下自己的身體,四處張望。
「他的呼吸似乎在這裡消失了。」
姜維皺着眉頭說。
「看看」。
有一段時間,月耀住在一群強大的聖地,一部分在空中巡邏,其餘的都進了樹林,展開了地毯式搜索。
他們的精神在聖地是強大的,已經產生了神性,神性到哪裡去,就沒有什麼可以隱藏的。
在高處,隱藏的泰屋的表面略顯沉重。
堯對任何一個聖地都很強大,他不怕。
月耀能夠生活在聖地這些堅強團結的手中,他遠離了對手。
所以,即使他現在心裏再着急,擔心江偉等人,也會把那把神秘的寶劍拿在林峰的手裡,沒有辦法,只能看着。
「我希望你把它藏起來,這樣他們就不會發現你……否則,你會讓我失望的。」
秘密的方式。
他說這話,顯然是對林峰說的。
可以想像,如果讓林峰聽到泰武的話,一定會很無語。
在泰武灘,耀宗一行人圍繞搜索了整整一個小時,終於集合在一起,但每個人都是徒勞的。
泰宇看到這個,鬆了一口氣。
「沒人找到。」
姜維皺起了眉頭。「他的呼吸在這裡明顯消失了……他能飛走嗎?」
「也許他有辦法讓他的呼吸遠離我們。」
堯在一個月後也上了長老的猜謎路。
「這是一種可能性。」
這個月姚宗太尚長老的話,很快又得到了另一個月姚宗太尚長老的認可。
「這是唯一的可能……不然,他怎能逃脫我們神聖的知識呢?他甚至還沒有進入聖地。」
最後,包括姜維在內的幾個在岳耀宗聖地的強人達成了共識。
他們怎麼能得到,林鳳進入七寶靈龍塔後,一口氣也被七寶靈龍塔隔離了……作為仙女家的寶,這個能力,七寶玲瓏塔還是有的。
「現在,我們必須分開搜索。」
不久,耀天就在幾處聖地強強聯手,達成共識,分成三派,前派地毯尋找林鳳的下落。
看到耀宗上幾個人分開了,躲在天上的泰武,並沒有出現。
他的臉很平靜,好像在等待什麼。
幾個月後,包括姜維在內的堯縱的高級官員很快從三個方向回來,又在一起了。
顯然,他們剛剛離開,是一個『假象』,目的是引林峰鉤……因為他們不確定林峰是否還在這個地區。
而現在,他們也證實了下來,林峰已經不在這一帶了。
這時,他們真的分開了,分成三個去尋找森林峰。
這時,太武出現了。
「哼!要是我離他最近,知道他就在附近,我準會上當的,就像悅瑤的一些垃圾一樣。」
當他出現時,泰宇低頭看着樹林,冷冷地笑了笑。
聽他自言自語,很明顯林峰還在這一帶。
「林峰,雖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麼秘密方法……然而,在我的太武面前,即使你有再詭異的秘法,今天也要給我滾出來!」
泰宇冷笑一聲,伸出雙臂。
剎那間,泰武的懷裡各出了一大片真氣,就像變成了兩朵紅龍,不停地撲哧撲哧。
下一刻,泰武用雙臂一震,二人真正氣成紅龍,卻像兩名巨大的長鞭將軍,向森林下面狠狠地抽打併倒下。
那個地方,風在呼嘯,空氣似乎都被完全抽走了。
砰!!!!!
砰!!!!!
與此同時,兩條龍也掉進了森林裏,搖動着大地,好像大地在搖動。
雖然這兩條龍並沒有擊中七寶龍塔所在的石頭,但由於地動山搖,石頭也被扔掉了……一時間,被藏在巨石下的七寶凌龍塔,也被震落下來。
七寶玲瓏塔,直到四樓修好,裏面的空間才不穩定。
就這樣,在經歷了這樣一場悲劇性的打擊之後,躲在七寶靈龍塔內的林鳳,正在恢復真正的氣、精神,是第一次被抖了出來。
因為沒有真正的氣,所以被抖出來後,林峰也在地上滾了幾下,整個人灰頭土臉,心疼不已。
「不!
就在那時,他終於醒悟過來,意識到他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已經發生了。
起初,他知道這樣做是有風險的。
因為他不知道後面的『追兵』會破壞周圍的環境,一旦破壞,即使他藏在七寶玲瓏塔里,也會第一時間被送出去。
但他別無選擇,只能去冒這個險。
現在,事實證明,他運氣不佳。
「沒想也沒落。」
意識到他的林峰倒大霉了,心裏也不禁嘆了口氣,第一次看從高空落下的身影。
只見這一個黑黑的身影,他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似乎不是月亮么,生活在那幾個神聖的國度里的強者中的任何一個……」再說,他也沒讓我覺得自己像個岳耀宗。」
現在出現的,自然是『太五』。
」馮林。」
泰武出現後,饒有興趣地看着林峰,「你是有些手的林,能騙過姚活在月球上那幾個廢物……不幸的是,你還太小,不能在我的太武面前打手拉手。」
「你是誰?
林峰的臉沉了下去,剎那間他意識到自己猜對了,那個穿黑衣服的中年人不是月亮人。
然而,對方卻曾大膽地把聖地的月亮耀宗稱為「廢物」,認為它也比聖地的月亮耀宗強一些。
「我是誰並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你今天會死在我手裡。」
「微弱地說。雖然泰武是銀山黑市九聯盟地區分部的高層,但他的身份在銀山黑市的上層分部,但仍然是個殺手。
只要是銀山黑市的殺手,他們都做了雷刑誓言,不暴露自己的身份。
否則,將是雷霆點球決勝!
「我問自己,為什麼我對你沒有錯,你卻殺了我?」
聽到泰武的話,林鳳瞳一縮,沈問。
「你和我是無辜的……唉,每個人都是無辜的,而懷碧是有罪的!我看到你手裡的劍了。」
太武試着對陰笑,眼睛裏同時流露出一絲貪婪。
「劍?」
林聽了太武的話,愣了一下,但馬上反應過來,原來太武嘴裏的劍就是他的桂仙劍。
「別傻了!你還沒有進入聖地,就能用劍殺死岳瑤的「千孔」嗎?雖然錢江是一個浪費金錢的人,但他是聖地的強者……如果你沒有那把劍,你就不會立刻殺死他。」
冷笑道。
「你的意思是?」
林峰一舉手,「貴先見」就出現在他手裡,他問。
而看到林鳳手中的美女仙劍,泰武的眼睛也頓時亮了起來。
「如果你對這把劍感興趣,我為什麼要把它給你呢?」但前提是你能處理好。」
林峰翻了個身,抱着可心的劍身,把劍柄交給了太武,一副真想把劍交給太武的姿勢。
「你在幹什麼,孩子?」
看到林峰這麼配合,但泰武有點害怕,並沒有伸出手去接,而是平靜地問。
「我能做什麼?」
林峰自嘲。「如果我現在還能耍花招,我還會在這裡對你胡說八道嗎?」我『派』給你的劍,你可不敢接受。」
說到後來,林峰諷刺地說,『發』字咬得特別深。
聽到林峰的話,泰武這才回過神來,意識到林峰已經無法移動手中的劍了。
否則,正如林峰所說,他簡直不能和他胡扯,很久以前的一把劍。
之前,林峰砍了錢孔的刀,對他來說,形象生動。
那把劍,看似普通,其實很普通,卻蘊含著一種非常強大,可怕的力量。
那力量,就是發出使他的靈魂顫抖的氣息。
如果劍射中了他,他一定會死的!
他對此毫不懷疑。
讀到這裡,泰武如釋重負,手接林峰交出了格劍。
但他的臉色很快就變了。
只是因為,他發現,林峰手中輕如鴻毛的葛仙劍,在他手中,是可怕的。
所以即使他想用力一用力,也是舉不起來的。
「怎麼了,孩子?」為什麼我不能舉起你在聖地可以自由揮舞的劍呢?」
泰宇輕聲問道,他的手在響了半響後縮回來。
在他看來,林峰手中的這把劍一定有什麼秘密。
要拿起這把劍,首先要掌握這個秘密。
「我給了你。你不能把它撿起來。
林峰搖搖頭,嘆了口氣。
而與此同時,泰武並沒有發現林峰眼中深處的恐懼,而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冷漠。
彷彿在這一刻,心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孩子,你一定做了什麼!」
泰宇的臉變得又白又藍,然後他嚴厲地說:「我建議你告訴我這把劍的秘密,如果你感興趣的話……否則我就殺了你!」
到了最後,泰武的眼睛裏閃着殺氣。
「我能做什麼?」
林峰繼續搖頭,他的臉上並沒有表現出太武所期望的恐慌。
「孩子,你在懷疑我嗎?」你不認為我會殺了你嗎?」
泰宇用一種冰冷的聲音問道,他的臉沉了下去。
林峰微微一笑,沒有回答。
「孩子,如果我能摧毀你,我就能殺死你……我勸你跟我老老實實地合作,如果我心情好,也許能饒你一命。」
冷笑道。。
「你,毀了我?」
聽到泰武的話,林峰愣住了,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退出移動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