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溫如歌戰南霆
溫如歌戰南霆

溫如歌戰南霆戰神王爺難招架

標籤: 戰南霆 溫如歌 溫如歌戰南霆 都市
很多網友對小說《溫如歌戰南霆》非常感興趣,作者「戰神王爺難招架」側重講述了主人公溫如歌戰南霆身邊發生的故事,概述為:【重生 寵夫 甜寵 團寵 1V1】 重生後如何暖化冰山夫君? 那不得白蓮花 小綠茶,配上小撒嬌,俘獲夫君的心乃是溫如歌重生的第一要緊事! 某女:「要夫君抱抱!」 夫君:「……」 某女:「要夫君牽手手~」 夫君:「……」 大晉第一美人、生來尊貴的溫如歌,錯信渣男把自己害死了,得來了五馬分...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4 11:4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聽到戰風俏的話以後,溫如歌笑而不語地搖了搖頭,並沒有過多的糾結什麼。
索兒抬眸看了一眼,戰鳳俏,「我們公主好歹是從西域四十九部遠道而來的文柔公主,這般說話是不是太過分了?難不成大勁就這麼不將我們公主和西谷四十九部放在眼裡嗎?」
索兒的話,一下就讓戰鳳俏怒火沖了上來,戰鳳俏自幼都沒有人敢如此跟她上板上線的頂嘴。
倒沒想到這個索兒竟然敢如此跟她說話,還將她的話給反駁了回來。
戰鳳俏怎麼可能忍得了?
「你這賤婢,誰允許你這般跟本公主說話的?你們西域四十九部也不過就是個邊牧民族。本公主乃是大晉長公主。你又有什麼資格站在我面前反駁我的話?」
索兒沒想到戰鳳俏會回罵過來。
本以為仗着霓裳公主方來大晉,即便這個文柔公主有些許看不慣,也只能忍着,沒想到她竟是這樣。
整個大殿內,一時之間寂靜無聲,所而有些騎虎難下的感覺,面子上都掛不住了。
「文柔公主誤會了,奴婢不是那個意思,奴婢只是說我們霓裳公主請皇后娘娘過去,是因為敬重娘娘,而並非是什麼葯楊威?所以這才斗膽反駁了文柔公主您的話。」
索兒的態度來了一個180度的大轉彎,弓着腰對戰鳳俏,連眼睛都不敢抬一下。若是不知道的人,恐怕還以為戰鳳俏有多仗勢欺人呢?將一個丫鬟嚇的瑟瑟發抖。
戰鳳俏心裏憋了一口氣,明明就是這個索兒,自己先挑釁別人,如今他不過說了兩句,就將這索兒給嚇成這樣?
還真是會裝。
溫如歌伸手握住了戰鳳俏的手腕,低聲道,「好了,不過就是一個丫鬟罷了,你何必跟她斤斤計較。陪我一同去御花園赴宴吧。」
戰鳳俏聽溫如歌溫聲相勸,這才忍下了心裏的一口氣,撇了撇嘴,乖乖的點頭,「好吧。」
索兒在前面帶路。
到了御花園的時候,整個涼亭內被布置的格外奢侈。
不少衣着鮮艷華貴的官眷女子都聚集在此處談笑風生。
京城中的這些官眷女子大多都出身高,心氣更高,往往都是一些出身顯貴的女子有個圈子,一向都瞧不起一些攀了高枝,嫁了個好夫君的低戶女子。
溫如歌出身商賈,雖然溫家富甲天下,可到底是沒有一些世族地位高。
即便溫灝如今乃是御前兵馬大將軍,也總有人為議論溫如歌的出身。
當年若非溫如歌有一張驚艷傾城的面貌,她又怎麼可能會被權勢滔天?高高在上的戰王殿下看上,娶為王妃。
當年所有出身高貴,相貌不錯的女子在私下議論,都覺得溫如歌在湛王府定南步步維艱,畢竟她的身份和戰王可是差了一大截呢。
戰王這樣高貴的人,娶什麼女子不行,偏偏看上了囂張跋扈,又沒有什麼文化出身的溫如歌。
可讓人沒想到的是,溫如歌不僅在湛王府風生水起,更是被戰王獨寵。
就連當年養在太后身邊的郡主趙風阮死皮賴臉的待在戰王府,都沒能被戰王收做側妃。
如今,戰南霆登基為帝,溫如歌一躍成了大晉尊貴的皇后,還生下了皇上的嫡長子,天大的殊榮都被溫如歌一人給佔盡了。
這不得不讓一些貴族女子眼紅。
蕭傾華坐在一群官眷女子中間,今日的她,依舊穿着西域四十九部的衣服。
「霓裳公主真是好福氣。聽說是昨夜皇上見了你,今日竟然就對你如此寵愛,知道你喜歡賞花,就命人將御花園裡添了這麼多花,可真是頭一份了。」
「是啊是啊,皇上,以前還是戰王殿下的時候,那可是出了名的高不可攀,冷冽不已,沒想到竟然對霓裳公主一見鍾情了。」
「果然生的貌美就是好。」
周圍一句接着一句奉承的話都傳入了溫如歌和戰鳳俏的耳中。
戰鳳俏面色十分難看,「這些人還真是見風使舵的牆頭草,都還沒有正式封妃呢,就一個勁兒的往上撲着巴結起來了。」
溫如歌如今在心裏早已將戰鳳俏看做自己人了,有什麼話自然也都是掏心掏肺的說。
「鳳俏,深宮之中,有些話你心裏清楚便好,在我面前說也罷,但是這些話絕不能落入第三個人的耳中,我覺得就是那種話柄,萬一有天話柄被人拿出來。即便是長了三張嘴,也說不清了。」
聽到溫如歌的話,戰鳳俏自然虛心接受,乖巧的點了點頭,「哦,我知道了。」
跟在溫如歌身後的宮內執掌太監,高聲道,「皇后娘娘到!」
眾人聽到動靜以後,都連忙回頭看了過來。
「參見皇后娘娘……」
即便這些官眷女子心裏不服氣,文柔哥做了皇后,可到底她也是登上了後位,她們心裏怨氣再大,也不敢造次,都規規矩矩的行了禮。
蕭傾華臉上方才還掛着的笑容,微微收斂了一些,側眸看了過去,緊接着才慢吞吞地站了起來。
只只見她一身金綉月白色長裙,外罩雪貂長衫,烏黑的青絲梳成角髻,戴着銀色的鳳冠。
肌膚嫩白若凝脂,柳眉鳳眸,硃唇皓齒,但是嫵媚婉柔之間,卻有凝聚了一股冷冽的氣質,靈動清澈的雙眸內蘊藏着幾許深邃和城府。
蕭傾華即便是自負美貌,如今看到溫如歌,也不免被微微驚艷到心中,威脅感更深了?
「參見皇后娘娘。」
溫如歌坐了下來,掀開一雙清冷的眸子,看向面前的蕭傾華,「本宮竟不知霓裳公主今日要在御花園中賞花,是本宮來的遲了,沒有耽誤時辰吧?」
周圍的人一聽溫如歌,如此謙虛的說,當即都笑着開口。
「皇后娘娘母儀天下身份尊貴,今日能夠來此,都是臣婦們的福氣。」
「皇后娘娘一來,這後花園中的花都遜色了許多呢。」
不得不說,這些人變臉的速度是真的快,蕭傾華聽到他們奉承溫如歌,心裏氣的牙痒痒。
,co
te
t_
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